楼诚专属地

【楼诚现代】健身计划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环保

明诚将制定出的健身计划拿给明楼看的时候明楼愣住了,疑惑地看向身边的集“私人秘书、贴身管家、懂事弟弟、亲密爱人”众多身份于一身的明诚,用眼神示意:这是怎么个意思?

无视了自家上司兼大哥兼恋人的疑惑眼神,明诚撇了撇嘴,缓缓说道:“大姐说明氏企业要积极响应国家‘节能环保’的号召。”

“所以?”明楼眼中的疑惑更胜。

“明氏上层要以身作则。”

“然后?”

明诚深吸了一口气:“家里只有大哥你一人的衣服需要每年换新而这很不环保大姐说必须阻止你这种间接污染环境的行为给我国的蓝天白云贡献一份微薄之力所以大哥你从今天起就严格执行这份计划表如果一个月后还是瘦不下来——”...

+

这个还是要自己动手才有意义,可惜的是第一次没经验,水洗太多了。

+

【凌李】我是你的小饼干(甜,一发完)

关键词:零食
@楼诚深夜60分
恶搞向小甜品,又投晚了,对不起主页君。

李熏然有低血糖的毛病,不致命,但是影响形象。

试想一下,爱慕着他的女孩子正眨着星星眼听他说话,结果他突然间眼前发黑全身冒汗,一手扶着墙一手撑着头欲倒未倒,倒是能勾起女孩子们的母爱,但有损他帅哥形象呀。或者他正跟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结果却突然摇摇欲坠我见犹怜,犯罪分子倒也不太可能挣脱法网(毕竟除了李熏然也还有其他警 员),可有损警 队形象呀!

为了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毛病,李熏然失去了他的青梅竹马,据说简大小姐拒绝李大帅哥的其中一条理由就是——熏然,我不喜欢有低血糖的男朋友,因为我希望每天早上能有王子将我吻醒—...

+

【杂谈】热度计算公式

时时鞭策,勿忘本心。

归歌的小书屋:

写给所有为热度而困惑的准大大准太太们。


提问的这位小可爱不太方便透露姓名,我就隔空喊个话好了,反正她一定能看到。



好吧,首先我得告诉你,实际上这种公式并不存在,如果有的话,只能说我这里有一个自己理解的热度拆解公式。






来高材生们告诉我这个式子里起决定作用的是谁。


是那个n啊。



我想先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想要写同人文呢?


你一定会告诉我是因为爱着那些人物。


为爱发电,这或许是同人圈所有产粮大大的心声了,写同人一不为名二...

+

这是明家的故事,温柔暖糯。谢谢 @兔子窝 太太的美好明家。

+

【谭赵】当前任来临

赵启平下班了,推了科室同事的聚会邀请,这对于现阶段的赵启平来说非常正常,同事们都表示“嘿嘿嘿”。

不过今天同事们再次表达“恋爱中的人真是腻歪”这一命题时赵启平却在心里苦笑——任谁被一个自称是现对象前任的人打电话约见心情都不会好。

在同事们的起哄声中赵启平取了车钥匙打算去车库开车,没想到刚出住院大楼就被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拦住了去路。

法拉利靠着赵启平停下,引来无数目光。车里的女人大概三四十岁,有一张保养得当的精致脸蛋,巨大的蛤蟆镜遮挡了对方的心灵之窗,一张烈焰红唇上下开合,问了赵启平一句“赵医生?”

“我是。”赵启平看看火红色的法拉利再看看烈焰红唇,嗯,倒是蛮般配。

“上车!”烈焰红唇微...

+

小段子

关键词:霜降
@楼诚深夜60分

李熏然:老凌,今天霜降,你下班回家带点柿子过来吧,你们医院附近的那家水果店比较新鲜。
凌远:好。不过柿子不要空腹吃也别吃太多,还有没熟的绝对不许碰。
李熏然:哎,知道啦,不然容易得胃柿石嘛。
凌远:不错,还知道胃柿石。
李熏然:是以前明楼大哥一下子吃太多,结果得胃柿石了,那天消化科还正好碰到阿诚哥值班,知道后气得阿诚哥直接给了明大哥一个过肩摔,说是让大哥长点记性。盒盒盒盒盒盒盒,其实这么折腾过后谁都记住啦。
凌远:嗯,还是应该谢谢明大哥的亲身示范。

+

直接买了本子再看的故事,看得停不下来了,冒昧 @望春花 太太,谢谢太太带给我们这么美好的故事!

+

也是非常地惊喜了,我这种小透明也能得到老福特的眷顾。

+

【多CP】楼诚夫夫相性一百问 上

你没看错,多CP的意思是接下来还会有至少凌李与谭赵,至于其他人的,看情况而定。

======================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份问卷流传江湖,传说中只有天定之情侣才有机会看到这份问卷,而所有看到这份问卷的情侣必将白头携老、同归于尽同生共死。一时间江湖上风起云涌,但凡自觉是天作之合的无不想得到这份问卷,造成了洛阳纸贵的局面。而随着老一辈退出江湖,当年的这份问卷也渐渐地不为人所知。今天,各位看官,你们真是来对了,不要19998,不要1998,不要198,19.8,这份问卷带回家。

我们经过多方走访,终于让这份问卷重现于人间,而今天,我们更是请来了在江湖上有“铜墙铁壁”...

+

【伪推文】我在西风岭等你,我的爱人

关注 @青卿 太太可以追溯到2016年,印象中是《怕热的人和怕空调的人怎样搭伙走过一生》,寓教于乐的科普方式,优美淡然的文笔,恰到好处的情感描写,一路吸引着我。看着太太一点一点地更新节能环保系列,惊叹于太太的环保与建筑方面的知识(后来知道太太是读建筑的)。生活中或许嚷嚷着要环保,但真要做实是做不到这么好,而这一系列也可以算是生活环保的指导文,简单易行不复杂,要的只是一些细心。

接着便是建筑师AU的《鸱吻与清水砼》,很惭愧,对于这一篇,一直嚷嚷着要表白,却一直没有下笔,一方面是已有珠玉在前的评论,另一方面也有“近乡情怯”式的思想,越是喜欢,越不敢动笔,怕反而玷了这么好的文字...

+

手机掉进水里洗了个澡,所以,为什么要爬墙呢?没电视看了怎么不再重温遍《伪装者》与《琅琊榜》呢?(保持围笑🙃)

+

【凌李】简萱的采访

突然想试着拆解所有的虐梗, 
关键词:永失所爱
@楼诚深夜60分
昨天实在太累了,写着写着竟然睡着了,于是拖拉到现在。

简萱:“凌院长,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哦。”

凌远坐正了些:“可以。”

简萱:“你跟熏然哥是怎么认识的?”

凌远:“我们,应该说相识于一场意外事件。”

简萱一下子来了精神:“暴力伤医?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然后熏然哥飞奔赶来英雄救……呃,救英雄?”

凌远失笑:“没有,没这么暴力。”

没这么暴力,其实也可以说是相识于一场车祸。一个春雨绵延的日子,环城高架上发生了多车追尾的事故,好在没有人员伤亡,被迫堵在路上的凌远无奈之下只好通过手机下达了下达了几项任务。正挂上电...

+

【谭赵】我有一个脑洞,不知当讲不当讲 之四

在玩时突然想到的,又差点忘了。

小赵医生与谭总一起相约去玩,到了景点赵启平很认真地看听记,其认真程度堪比高考冲刺,而谭总则是很认真地看小赵医生,然后听话地举着相机拍拍拍。

“老谭,这个景很漂亮,快拍!”
“好的。”
咔嚓,一张拍好了;咔嚓咔嚓,不同角度也要来几张;咔嚓咔嚓咔嚓,反正不费底片,多拍几张又没关系。今天的谭总也跨界地很尽职,小赵医生非常满意,奖励一个吻。

回去后整理照片,小赵医生很生气:“谭宗明,为什么风景照里都是我?主次不分呐你!”
“哪有主次不分,你在我眼里就是最美的风景呀!”谭宗明抿唇一笑。
“可我要纯的风景照,纯的!”小赵医生脸红心跳,但还是要抗议!
谭宗明一把拉过赵启平,按头狂...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

【谭赵】一个由梦话引发的“血 案”

堵车堵到生无可恋,于是,
关键词:同床异梦
@楼诚深夜60分

谭宗明摸到床头柜上的烟,抽了一支出来放入唇间,想了想还是起了身。给一旁睡得人事不知的赵启平掖了掖被角,蹑着脚步转去书房。

席地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都市里永不熄灭的灯光映着指间的明灭落在谭宗明的眼里,无声地吐出一口气,似要将盘亘在胸腔里的郁气一同吐出。

将蓄着的烟灰弹入面前的烟灰缸,谭宗明伸手抹了把脸站了起来。其实吸烟的习惯还是随着赵启平才养成的,早年间谭宗明更习惯于雪茄。可小赵医生不怕自己得肺癌,却怕他得口腔癌,渐渐地他也就随了赵启平吸起了更贴近芸芸众生的机制烟,量不多,偶尔吞云吐雾一回就散发出“满满的荷尔蒙,能迷得人神魂颠倒,...

+

在10.1之前收到 @滚来滚去的鹿鹿 太太的礼物,开心😄。明先生的微博我还能再看800遍。

+

【楼诚现代】值得

明楼到达桃园小区时将将过了下午一点,行李不多,一只16寸的登机箱随在左右。工作日下午的小区里并没有太多人,只零星地有几个赋闲在家的退休老人领着孙辈溜达着。这种老式小区楼号的分布很是一言难尽,明楼索性开着导航才找到了明诚租住的公寓楼。

进得门厅就见楼梯与电梯并排迎客,只是电梯门前贴了一张字条:因电梯维修,13:00-18:00之间停止运行,请各位住户使用楼梯。明楼一时无语,取出手机看了看明诚发过来写着门牌号码的短信,2803这个数字无声地嘲笑着他。

无奈之下给明诚打了电话,铃声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明诚略带疲惫的声音顺着电话线传到明楼耳里:“喂,大哥你到了吗?钥匙我放在电箱里了,你到了就先...

+

【楼诚】知道啦

猝不及防的关键词,我以为已经不会放出来了

自己出的词,哭着也要写完。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乞巧节。

没有具体时间线,一个片段。

明楼明诚在新政府里周旋了一整天,下班时路过杏花楼明诚提议去买些糕点,明楼不置可否,衣食住行这些事向来都是明诚打理,他从不过问。

明诚去了不多时,拎着一提糕点出来,只是看他回来的架势,多少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等到他坐回驾驶座,明楼更惊奇地发现明诚脸上竟还留有些许红晕。

“这是,怎么了?买个糕点你脸红什么?”

“大哥,今天是乞巧节。”

“乞巧节?倒是,不觉七月初七了。看来是有织女相中我的阿诚了。”明楼调笑道。

“大哥,你就...

+

【庄季】等到你

送给花开半夏亲的点梗,亲,我@不到你,给你留言了。

拆了我最爱的洪季,

中间有人称的转换,

以上,OOC属于我。

-------------------------------------

季白离开已经4天了,也不算出走,因为实在用不到这么严肃的字眼,事实上只是与庄恕吵了一架而已,其程度甚至达不到平日里的三分之一。

但庄恕确实已经四天没有见到他了,原先想的是可能去了队里,但队里,这么说吧,现在赵寒与许栩就坐在他的面前询问四天前的情况。

庄恕当然认识他们,赵寒,季白的死生兄弟,可以交付性命的背对背战友;许栩,暗恋明恋过季白的小徒弟,心理侧写的一把好手。

现在,这么两个人端正地坐在...

+

收到 @中中级 太太的《树树树树》啦,ヾ(^▽^*)))开心到飞起。感谢太太的馈赠,爱让我们更强大更美好!

+

伪推文——不若温暖整个世界 《肯山兰》有感

拖了太久的表白文,文笔渣,希望 @somnium 太太不要嫌弃。

我一直是个慢热的状态,看《肯山兰》也并不算早,印象中直到番外篇的《也傍桑阴学种瓜》才点开,被阿诚哥的可爱吸引着一发不可收拾,花了两三天时间将《肯山兰》从头看到尾,鸟诚社会学家楼萌得人心肝儿颤。

整个文的基调都很暖,暖暖软软的阿诚哥,暖暖坏坏的明教授。人物的关系设定并没有延续《伪装者》的养成,但这里的阿诚哥却在大哥看不到的地方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铮铮男儿。

阿诚哥是孤儿,却也有着足够的幸运,他有爱他的院长与老师,有喜欢他的同学与朋友,在爱中长大的孩子,同样地将他的爱回报给了这个社会。

鸟诚是如此地喜欢大...

+

【凌陈】别哭

@谜之热爱修罗场 的点梗,说要发刀,所以你们要打就打她,我不管(摊手)。

第一次写这么冷的CP,瑟瑟发抖。
这个文又可以叫做:如何用一个人写一对CP(你滚~)
以及,不好吃。

————————

“你好,欢迎光临!”男人走进一家首饰店,熟门熟路地在柜台前站定。

“你好,我来取前些日子定下的戒指。”

“好的,请出示您的发票,谢谢,请您稍等。”

接待的店员偷偷叹了口气,英俊的帅哥都已经有女朋友了,剩下的另一半有了男朋友,啊,真愁人。“陈亦度先生?让您久等了,这是您定做的戒指,请收好,欢迎下次再来。”

“谢谢。”男人接过戒指转身走出了店门,只余下身后一屋子的叹息。

深秋的阳光打在人身上还残...

+

盆友,点梗来伐

为了庆祝正儿八经第一次抽奖得中,来开个点梗, 感谢@被翻牌子的小饼干 太太的抽奖,太太您点梗吗?
限定CP:楼诚及其衍生,戚顾及其衍生
内容:尽量不要点车,真不会写。
其余:会挑一个或两个来写,尽量把喜悦传给大家。😊如果没人点就自我写一个送给 @被翻牌子的小饼干 太太了。

+

【洪季】队长,求个婚呀!

所选题目:幸好在梦里的我们有个圆满结局

感谢各位太太带我一起玩。

私设同性婚姻合法。

严重OOC,无脑甜文风,偏恶搞向,各位轻拍。


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是我爱你你爱他他却想要跟我搞基还是狗血误会公司团战外加大团圆结局?哦,听说那是电视剧。生活嘛,本质上就是锅碗瓢盆的交响曲,你说什么?那是普通人的生活?你不信呀,不信你看看洪季两位队长嘛,那俩总归算不得普通人。

“洪少秋,明明你说要买小白菜的,怎么等我买回来了你变卦成了要买娃娃菜。”

“我的小祖宗诶,我是说要买小白菜,可你买的是娃娃菜。”

“你的意思还是我买错了。”

“不是你买错了,是娃娃菜它自己跳上你的购物车的?”

“洪少秋...

+

【多CP】爱,过吗?

这是我写过的最快的一篇60分了。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爱过

楼诚

明楼:阿诚,你爱我吗?

明诚:大哥呢?你爱过我吗?

明楼:阿诚啊,你要知道人的命运有的时候真的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你永远都无法知道前一秒遇到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永远的归宿;也无法知晓往后的日子谁会参与你的人生,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珍惜眼下……

明诚:停停停停停,大哥,说人话。

明楼(微笑):有时候爱过的意思是:爱你并与你过完这一生。

明诚(害羞):大哥……

凌李

李熏然:凌远,你说,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你说,你说呀!

凌远:???熏然,你怎么了?发烧?没呀,体温正常呀。(凌院长一脸懵逼)

李...

+

我有一个脑洞,不知当讲不当讲 之三

明楼:阿诚啊,用一句话来总结下我们的衍生CP黄(黄志雄)李(李熏然)。

明诚(思索片刻):一个破碎的我拿什么拯救一个破碎的你。

+

【多CP】听说今天是七夕

七夕贺文

注:本人不怎么吃蔺靖,但七夕却似乎总想到他们,可能会不太好吃。


洪季

洪少秋:三儿,今晚加班。

季白:知道了,我今晚也加班。

洪少秋:今天好像是七夕,不能陪你了。

季白:都说我也加班了,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七夕而已,又不是什么纪念日,人家小俩口的节日你瞎凑什么热闹!

洪少秋:好的三儿,那我们以后就只过我们自己的纪念日。


谭赵

赵启平拿着手上的一张支票有些发呆,支票是一位自称是谭宗明妈妈的女士给的,后面的几个零赵启平根本就没有去数,他只记得那位女士将支票推给自己时的笑容,跟谭宗明那么地相似,却又那么地无情。

他忆起来,那位女士专程挂了自己的号却又不看病,只给...

+

【谭赵】一万米高空的爱情

突然发现好像没有很正经地写过这一对,老规矩,一发完。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赵启平被紧急播报吵醒时正坐在飞往美国的康涅狄格州的飞机上,出差前连续一周的高强度工作让他一上机就迫不及待地打了个小盹。惊醒时来不及为自己不小心靠在旁人肩上的头道个歉,也来不及欣赏对方羞赧的表情,急着与乘务人员表明自己的职业身份,便跟着乘务人员来到了头等舱。

头等舱内一有着小小的混乱,一名50多岁的男子被乘务员扶躺在地毯上,上衣的扣子已经解开两颗,但那男子仍然痛苦地喘息不停,大口大口地吸着于他来说珍贵无比的生命之气。跟在那男子一旁的年轻女子明显吓傻了,一直捂着脸哭个不停,而对乘务员的问话一概摇头,也不知...

+

【洪季】闭嘴

关键词:高温

 @楼诚深夜60分 

又晚了,对不起主页君。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希希饭馆是古井镇上唯一的一家饭馆,南来北往的人并不多,再往前却有一大片无人区,因此无论是谁大多会在此地下车略作休整。

邻近中午,小镇上本就不多的人口也没有什么炊烟四起的景象可供人观赏。热风刮过时裹挟的黄沙常能兜人一脸,无分男女,古人描摹的大漠孤烟与长河落日听起来美,说到底也就是个美好的想象。

12:15,40度的高温炙烤下晃出一圈的光晕来,水泥路上蒸腾起绵绵热意。饭馆门口停着几辆车,有农用车有普通商务也有适合在沙漠里行走的沙漠吉普。饭馆里却只有几个老旧的吊扇,吱呀叫着旋出一...

+

© 风雨与共 | Powered by LOFTER